一个满是穷人的富国当下的撕裂与矛盾将美国推向何处

2020-11-20 16:14:30 来源: 嘉峪关信息港

一个满是穷人的富国:当下的撕裂与矛盾将美国推向何处 7月4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南草坪发表独立日讲话。支持者称赞特朗普的讲话“绝对是他所做的最好的演讲之一,他提醒美国人民我们是独一无二的”。反对者则认为,特朗普不但没有为弥合国内分歧做出努力,还将本应面向全体美国人的讲话变成了对一部分美国人的刻意冒犯,是分裂而不是团结。就在7月4日当天,与特朗普讲话毁誉参半形成反差的是,在 Disney+ 上线的电影版《汉密尔顿(Hamilton)》却异常火爆。该音乐剧上线三天后,仅仅在美国,Disney+ app 的下载量相比于6月就提高了72%。那么,这两者有什么关系?影视剧不仅反映历史,更折射现实。最初,音乐剧《汉密尔顿》于2015年2月在百老汇首演,并在2016年托尼奖颁奖典礼上破纪录地获得了16项提名,最终赢得了包括最佳音乐剧在内的11项大奖,被认为是百老汇的传奇之作。该剧通过汉密尔顿的故事强调的是自由和多元化价值观,原本是对美国自由主义精神的引亢高歌。奥巴马夫妇曾两次亲临现场观看《汉密尔顿》,并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不过,就在该剧首演后的第二年,即2016年11月9日,特朗普当选美国第45任总统,美国社会风向逐渐逆转。2016年11月18日,当选副总统彭斯观看了获得11项东尼奖的《汉密尔顿》,在演出结束谢幕时,主演朗读了由米兰达和该剧制作人共同撰写的文稿:“我们非常欢迎副总统来观看我们的演出,这是多元的美国,但您所在的新却无法保护我们、我们的子女、父母和家园,更无法捍卫我们本无可被剥夺的权利。我们希望这个作品能鼓舞您坚持属于美国的价值观,我们再次由衷地感激您观看我们的演出,这个精彩的美国故事是由不同肤色、不同信仰和不同选择的男女共同组成的。”对此,特朗普在社交平台连发两条消息,称这是对彭斯的“骚扰”,非常“粗鲁”,要求音乐剧演员们道歉。对于该剧,特朗普认为,“《汉密尔顿》的艺术价值被过分高估了”。而从特朗普上台以后的情况来看,正如剧组所担忧的那样,美国的文化和社会现实都渐趋封闭、保守和对抗。特朗普独立日的讲话也是这种状况的反映,恰如法新社所言,对抗和不团结成为今年美国独立日的标志。01美国社会的撕裂实际上,纵观美国历史,美国社会发展至今出现了三次严重的撕裂。第一次是1865年美国内战结束后。尽管内战结束八个月后美国通过了宪法修正案,在全国范围内宣布奴隶制非法,但美国社会并没有因此进入融合时代。南方的重建和内战结束后对南方黑人12年的屠杀表明内战中的暴力行径并没有结束。在超过一个世纪的时间内,南方人都投票支持党人,反对北方人,也是整个社会严重撕裂的反映。第二次是民权时代的开启。20世纪50年代开始,美国各类民权运动组织兴起,其中规模最大、暴力事件发生最多、造成损失最大的就是非裔民权运动。美国民权运动曾经造成纽约哈雷姆区、洛杉矶瓦茨区、底特律的骚乱,尤其是,1968年4月马丁·路德·金遭暗杀以及随后肯尼迪在洛杉矶一家饭店的厨房遇害,更是激化了矛盾,造成1968年全美的骚乱。民权运动的骚乱和撕裂直到1970年代才平息。第三次是20世纪80年代以后,美国不平等的经济增长以及由此出现的政治两极化,使得美国社会的撕裂再次累积、加剧。20世纪80年代以后,伴随着凯恩斯经济学的退潮以及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的兴起,大、福利国家等支撑战后美国经济发展的政策框架被彻底打碎,主张自由市场的“华盛顿共识”取代推动底层阶级收入增长超过了上层阶级的《底特律条约》,由此,绝大多数工人不再能够分享生产力增长的收益,而“富人们变得心满意足”。社会不平等越来越大,贫富分化也越来越严重。伴随着这种经济上的不平等增长,和共和两党在政治光谱中越来越壁垒分明,即使最保守的党人与最开明的共和党左翼之间的交集也越来越少。按照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的说法,少数人不断增长的收入和财富“收买了一个主要政党的忠诚”。共和党愈益转向右翼立场,因为这种立场的受益者能够利用其经济权力为政治家提供竞选资金和某种安全网。因此,可以说,经济上的两极化是当下美国社会撕裂的根源,而政治的两极化既是经济上两极化的结果,更对社会的撕裂推波助澜。02两个美国社会由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社会明显进入不平等增长时代,导致如今的美国实际上已经是两个社会。过去,美国社会发展的一个典型特征是一个庞大的中产阶级的崛起。而美国庞大的中产阶级的崛起并非偶然。由于二战期间美国采取诸如战时工资管制政策,带来收入“大压缩”,收入差距因而缩减,其后较长一段时期奉行压缩收入差距的社会制度和规范,促使美国社会实现了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镀金年代”的极端不平等向战后相对平等的转变。但随着自由市场经济恣意发展,华盛顿共识占据主流,中产阶级群体开始不断被压缩。皮尤研究中心2015年底的研究数据显示,美国中产阶级家庭所占比例已不到一半,从1971年的61%减少到49.4%,而贫困家庭的比例则从24%上升至29%,中产阶级占比已经跌破50%,昔日的“橄榄型”社会正在向“水桶型”或“蛮腰型”社会发展。需要强调的是,美国普通民众收入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停滞不前,2000年以后甚至转向下滑,中产阶级被加速压缩。而金融危机以后,尽管美国股市十年多大牛,但美国的贫富差距则几乎逼近了100年前的大萧条之前的水平。根据美联储2019年末公布的数据,美国最富1%家庭现在控制着美国上市公司和私营企业一半以上的股权。 这些庞大的投资组合使美国顶层精英们盘子里的“蛋糕”越来越大。截至2019年第二季度末,美国最富1%家庭拥有约35.4万亿美元资产,几乎与美国整个中产和中上阶层所拥有的财富总额相同。 疫情在让普通民众收入遭受冲击的同时,富人的财富则不减反增。美国华盛顿智库政策研究学会发表的一份最新研究报告指出,自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的亿万富翁们不仅没有遭受经济损失,在3月份全美2200万人失业期间,全美亿万富翁的财富增加了10%,达到3.2万亿美元;包括贝索斯、马斯克等在内的8位亿万富豪的净财富总额增长10亿美元。报告还指出,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在不到30个月的时间内就恢复到危机前的水平,但中产阶级的个人资产却到2019年还没有恢复到金融危机爆发前的水平。针对这种状况,美国政治学家罗伯特·帕特南在《我们的孩子:危机中的美国梦》一书中,揭示了当前美国社会令人触目惊心的现实: 日渐加深的经济鸿沟横亘在美国社会,筑起一道森严的阶级壁垒。穷孩子难以获得向上的社会流动,下一代美国人的美国梦处于危机之中。诺奖双料得主斯蒂格利茨更是一阵见血地指出,美国是一个满是穷人的富国,林肯总统所说的“民有、民治、民享”的制度,已经演变成“1%的人有、1%的人治、1%的人享”,这样的显然无法解决99%人群的需求问题。进一步来说,如今特朗普各种退群,以及除了把贸易摩擦的矛头指向中国,也开始向盟国征税,比如最新公布拟对13亿美元法国商品征收25%惩罚性关税,也不足以解决99%人群的需求问题。在这种背景下,旨在强调文化、种族、阶层多元性的《汉密尔顿》上线及其火爆显然具有别样意味,因此,也有媒体称,《汉密尔顿》开启“救国大业”。然而,一部音乐剧显然无法弥合现实的矛盾。撕裂与骚乱仍在继续。那么,当下的撕裂与矛盾将把美国推向何处?更进一步的深度分析将发布在福卡智库后续内部报告《处于“文革”中的美国离“改革”有多远?》。福卡智库理论研究中心每周针对社会热点问题召开选题研讨会,进行热点、亮点讨论,为后续深入研究确定方向。本次会议还讨论了以下问题:中印国运之比气候大周期与中国周边变局WHO的未来南海局势与中国海军发展趋势社会结构演变趋势城市发展第一性原则托夫勒预测了前半场,谁来预测后半场原标题《观众激动不已、奥巴马夫妇高度评价、特朗普却说高估了!反差背后》新闻推荐目光放长远,勿以“牛”“熊”论眼前■社论未来一周,将是考验本轮行情的关键一周,望投资者在积极参与的同时,更要保持理性,价值先行,慎加杠杆,拒绝场外配资...临汾治疗白癫风医院
临汾治疗白癫风医院
临沂治疗白癫风医院
临沂治疗白癫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