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民办博物馆路在何方

2019-10-13 05:13:36 来源: 嘉峪关信息港

  沈阳民办博物馆“路在何方”

  中华饮食文化博物馆馆藏文物-华商晨报华商响金恩子摄

  背景

  3月20日,《博物馆条例》正式施行了,这是博物馆行业的全国性法规,明确提出国家在博物馆的设立条件、财税扶持政策等方面,公平对待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并鼓励博物馆向公众免费开放。

  这一条例的出台在政策上将民营博物馆和国有博物馆摆在了同一起跑线上,但仅有政策上的平等,是否能让举步维艰的民营博物馆迎来发展的春天?

  与此同时,目前沈阳市仅存的几家经官方认证的民营博物馆在资金的考验前已摇摇欲坠。

  近日,本报专访了沈阳几家民办博物馆馆长,听他们讲讲收藏的乐与苦。

  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热爱,沈阳钟表博物馆馆长李韬恐怕早就把这只投入零产出的钟表博物馆转手出售了。

  在沈阳老北市基督教堂身后,一座有着几十年楼龄的住宅里,隐藏着一家规模不大但藏品丰富的私人博物馆。

  160多平方米的民宅里,略显局促地悬挂着600多台钟表,从1905年的落地五音钟到纪念夜明材料发明的夜明钟到慈禧太后心爱的珐琅座钟,李韬能说得出每座钟背后的故事。

  作为目前辽宁年轻的博物馆馆长,李韬虽是个70后,却与钟表结缘近30年。而面对让他欢喜让他忧的钟表博物馆,李韬说现在举步维艰,只能尽力维持。经济问题是李韬的困扰,即使把家里的生活水平降到,也难以填补博物馆维护和购买藏品的巨大开销。

  凭借一己之力维持整个博物馆的正常运营,李韬已不是个陷入窘境的人。

  沈阳市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史策介绍,目前沈阳注册的私人博物馆有4家,其中有家饮食文化博物馆、家广告博物馆、家钟表博物馆,还有以收藏纪念品为主的沈阳年轮艺术品收藏馆。这些博物馆的珍贵藏品妙趣横生、五花八门,它们是历史的亲历者和见证人,它们静谧地湮没于破旧的住宅里,无言地诠释着漫长岁月的流逝。

  目前,民营博物馆在我国蓬勃发展,根据国家文物局于2014年发布的《2012年度全国博物馆名录》,我国博物馆共有4165家,其中非国有博物馆达811家,占总数的19.4%。而作为同样具有重要的公共文化服务功能的民营博物馆却只能望着国有博物馆专享的资金支持和政策倾斜黯然神伤。也正是因为缺少政府的扶持和宣传,公众对这些民营博物馆知之甚少。

  辞去公职经营博物馆

  李韬:千金不换只为传承钟表文化

  1个人,30余年,十几个国家的100多个品牌,5500多台钟,构成了70后馆长李韬的钟表王国。

  小时候,一台单眼美国钟让李韬陷入对钟表的痴迷。此后十几年的时间里,一有机会李韬就不断地从各个古玩市场和收藏人的手里,用积攒的钱买下在别人眼里不值钱的东西钟。特别是在西安上大学后,他利用所有的空余时间打工挣钱,买了钟再从西安抱回沈阳。就这样,先是自己的屋子里堆满了钟,接着家里所有可利用的地方都摆满了钟。

  现在,李韬收藏的1000多台钟表正在新民市三农博览园进行展览,1000多台在沈北新区怪坡的千钟阁古旧钟表博物馆展出,1000多台在80平方米的仓库里藏着,还有一部分钟表被外地的企业借走展出了。

  一个春意暖人的上午,在老北市的一间民宅里见到了李韬,此时的他正在为墙上悬挂的钟表拭灰。

  在我五六岁时,父亲就带着我穿梭在大东区的动迁区域,在动迁户卖废旧品的小摊前寻找各类钟表,这是我对钟表早的记忆。李韬回忆着,1998年时,父亲带着他去了天津古玩大全市场,当看着成吨的古玩钟表正装船运往国外时,他感到他需要为保存钟表做点什么。随后,李韬辞掉了工作,专职干起了博物馆。

  我都记不清为这个博物馆到底投入了多少钱,现在已经把父亲早些年做建材生意赚来的1000多平方米门市房卖了,全部存款积蓄也都用来收购钟表了。家里的经济来源就是父母的养老金,还有两个小门市房每年十万左右的租金和自己小买卖的收入。李韬苦笑着,我家每人每月的开销都限制在1000块钱以内,剩下的钱都用来干这个了。我结婚连房子都没买,一直住在岳父母家。

  李韬的钟表博物馆对公众免费开放,连门票的收入都没有。每年还要投入至少20万的维护费用和30万的收藏资金,面对目前窘迫的经济状况,李韬坦言,只能少买点了。而他对于钟表的痴迷已经到了不买心里就难受,他就给卖表人打欠条,先把表拿回来再慢慢还钱。

  与那些倒卖藏品生意的人不同,李韬不懂经营,也不想拿藏品赚钱。曾经有位澳大利亚商人出500万美金想要收购李韬的钟表博物馆,他也犹豫过,但还是决定拒绝。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这些钟表都是历史的积淀,数量太有限,卖一个就少一个,我现在做的就是为了子孙后代传承钟表文化的事业。

  李韬很羡慕南方的一些城市,像是宁波、上海,那里的私人博物馆可以通过吸引百姓参观而获得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的资金。而沈阳暂时没有对私人博物馆的购买服务政策。

  我现在太需要别人拉我一把了,但政府的支持太有限,我只能找点别的路子。李韬告诉,我打算找个地产公司商量,他在园区给我提供免费的展览场地,我免费提供展品。这样就能解决展品太分散、没有地方展出的困难,这至少能让我的展品有更多的机会向老百姓展示。

  以古玩生意维持博物馆

  李军:那天真运营不下去,我也了无遗憾了

  与李韬相似,李军也是因为热爱才走上了创办私人博物馆的道路,而李军更幸运的是他能用自己做古玩生意的收入来运营这座博物馆。

  在沈阳市沈河区大西菜行附近,坐落着一家以收藏像章、塑像等为主题的年轮艺术品收藏馆,这里仅瓷器就有7000余件。

  然而,这座藏品丰富的博物馆却隐藏在一大片民宅之中,如果不是专人指引很难找到。

  对此,李军也表示很无奈。我也希望将我的博物馆设立在人流量大的地方,让更多老百姓能走进来看一看。李军说,以他个人财力,仅仅能够维持博物馆的正常开放和艺术品收购,实在没有经济能力再支付高额的租馆费用。

  20多年来,李军一共收藏了近4万件艺术品,各式各样的像章、塑像、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宣传画、文献资料、生活用品等等,林林总总有十几大类,总计投入上千万元。

  目前,年轮博物馆每年至少接待国内外游客10万人以上,但从来不收门票。

  这几年博物馆的运营让我心力交瘁,没有足够的场地、没有充足的资金保证藏品收购,让很多展品没有机会展出。目前,很多城市都向李军抛出了橄榄枝,愿意为其免费提供场地和资金支持其发展,但他并没有动摇。作为沈阳人,我就是想为家乡留点精神遗产。

  即使有一天,李军连请博物馆看管员的钱都拿不出来,他也不想出售任何一件艺术品。李军说:趁我现在还有稳定的收入,我要多从全国各地收藏一些宝贝,以后那天真运营不下去了,我也了无遗憾了。

  以饮食产业反哺博物馆

  李春祥:每年经营严寒期,会给服务员们放假

  坐落在沈阳市棋盘山风景区的中华饮食文化博物馆建于2002年,是沈阳市也是世界上家研究饮食文化的专题性博物馆。该博物馆共四座专题展馆,以餐饮器具、饮食店铺的招牌、幌子等实物展示中华饮食文化发展史。

  开馆十几年,馆长李春祥并未向前来参观的市民收取过门票。和李韬、李军一样,他建馆的初衷也是弘扬饮食文化,而非赚钱。

  20多年前,李春祥便开始饮食器物的收藏,至今已经有上千件藏品。动迁区域、旧物市场、拍卖会都曾留下他的身影,而现在,他更多的是奔走在为博物馆争取官方扶持的路上。

  对于民营博物馆的生存之道,李春祥认为重要的是通过旅游业的发展拉动服务业进步。

  他告诉,沈阳的旅游资源可以说是东北三省为丰富的,我们不仅有历史遗迹,还有风景名胜。如果政府能通过媒体宣传、风景区打造、推行旅游促进政策来大力发展旅游业,让更多的人能够到沈阳来玩,就能增加我们民营博物馆的参观人数。就我的博物馆而言,配套的餐饮、宾馆、游乐场等相关产业就能得到发展。李春祥介绍,餐饮服务业的繁荣就能让他有更多资本投入到博物馆建设中,反过来,博物馆的繁荣也能在另一方面丰富旅游资源。

  遗憾的是,现在官方对博物馆在丰富旅游资源方面的作用还没有更多的鼓励措施。李春祥称,虽然之前民政部门曾给他30万元的扶持资金,但对于260多亩的饮食文化中心的日常运营来说,实在是作用有限。

  虽然有饮食产业的反哺,但李春祥的日子并不好过。每年冬天,他的饮食中心都会遭遇长达5个月的严寒期,这期间,他会给服务员们放假,以减少开支。

  行业声音

  民间博物馆期待政府更多关注

  沈阳市博物馆学学会秘书长穆国夫认为,在国外,民营博物馆占主体地位,国内情况正好相反。目前,民营博物馆多数连基本温饱都没解决,面临着场地限制、经费紧缺等一系列问题,很多馆主缺少专业知识和管理经验。

  穆国夫认为,中华民族历史悠久、文化丰富,国有博物馆只展现了其中的一部分,还有大量的文物遗落在民间,这就需要发挥民间博物馆的作用,让老百姓都能认识到藏品的价值和它背后蕴含的文化。民间博物馆的繁荣还能拉动文化产业的发展,提高经济收入,拉动博物馆周围的商业经济。

  对此,穆国夫认为,民间博物馆需要政府输血。首先,政府的经费支持力度要加强。如果国家能够通过购买博物馆服务,比如按照入馆参观人数给博物馆一定数额的门票补贴,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民营博物馆的困境。

  其次,可以将城区内部分具有历史意义的老建筑改造为博物馆,为民间博物馆提供展示场所,并减免场地费用。同时,在规划园区时,为民间博物馆预留空间,并进一步合理布局博物馆场地。

  ,民间博物馆要规范管理,并发挥自身的造血功能,通过文化衍生产品的出售来增加收入,并根据博物馆特色大力发展创意产业。

  政府声音

  外地民营博物馆模式可借鉴

  早在1996年10月30日,马未都就在北京创办了观复博物馆,成为新中国成立后大陆的首家私立博物馆,这可能是近些年来非常罕见的财务状况良好的民间博物馆之一了。2010年6月9日,马未都宣布创建观复文化基金会,基金会的成立为中国民营博物馆事业的发展寻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观复博物馆的其他收入来自提供讲解以及展览场地等服务性收入。此前,马未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观复博物馆还依靠我本人的品牌效应,例如参加电视台节目、开办讲座等。正是这几个原因加在一起,才令观复博物馆的财务运营实现了良性循环。

  位于北京的今日美术馆在资金链的构建上已经逐渐走向多元化、社会化和稳定化。一方面有来自国家的政策扶持、税收优惠,有时候甚至还会有专项的资金;另一方面则来自于美术馆自筹,包括社会赞助资金以及美术馆的门票、会员卡收入、咖啡屋、书店以及刚刚建立的艺术礼品店等商业性收入,能够做到收支平衡。

  国外私立博物馆大多有政府和各种基金的扶植以及相当数量的社会捐赠。美国博物馆内一般都设立专门的经营服务部门。

  沈阳市文物局博物馆处处长史策介绍,外地民营博物馆的先进经营模式值得借鉴和吸收。

  史策告诉,沈阳市很重视并支持民营博物馆的发展。但目前的支持仅从业务和技术角度支持,财政和场地方面的支持非常有限。今后,国家层面出台《博物馆条例》后,沈阳市会根据国家政策制定适合本地发展的细则,对国有和非国有博物馆一视同仁,给予同等支持。

  同时,由于民营博物馆的性质就是民营体制,它完全是靠个人投资运营,藏品属于自有,有自主经营权,收入也完全归个人,所以目前辽宁省和沈阳市暂时没有扶持民营博物馆的政策和法规。

  华商晨报华商响金恩子

建材选购
手机品牌
季节养生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