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现在GoogleGlass看起来很蠢

2019-03-13 01:56:18 来源: 嘉峪关信息港

也许现在 Google Glass 看起来很蠢,但总有一天,我们都将把 电脑 穿在身上 Google Glass将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一场巨大的变革,不要再对其嗤之以鼻,用开放的眼光去看待,想象一下它可以给我们带来的无限的可能性。

我对童年的怀念时常会勾起年少时对无限的向往,每一天都有着无限的可能。

我会坐立不安地在门前期盼我的朋友的到来,哪怕朋友一个小时以后才会到。对于一个 8 岁的孩子来说,一个小时的等待似乎无比得漫长。

如果不是因为知识的干扰,我真的会以为时间是可以变长的。那时的我遐想着一切的可能性,充满喜悦地去观察这个世界,不断地学习,陶醉于此。但是这种开放的思维,似乎不再属于成年人的世界。

无视一切新的东西,这种糟糕的传统大行其道。与生俱来的优越感让人们对年轻人的热情和创意进行歪曲和怀疑。换句话说,技术专家们需要极度地努力才能使自己的创意被主流社会所接收,还要经历冷漠以及怀疑论冗长乏味的考验,要经受嘲弄以及无休止的审查,终才会被勉强的认可。结果呢,每个人都拥有了。

对新技术的审查并不难理解。比如 Memoto 领口相机,

也许现在GoogleGlass看起来很蠢

一种可以一天自动拍摄近 3000 张照片的相机引发的对于个人隐私安全的担忧,随后卫报披露了美国的国家安全局系统化的窥探公众在络上的活动,这对于消费络的信任是一场毁灭性的危机,而且非常值得拿出来单独探讨。这场危机也说明能够意识到我们日益依赖的技术可能带来的风险有多么的重要,而不是自以为是的无视在络生活中所要承担的。

通常我们对新技术仅从人性面的角度去考虑是并不全面的。技术员将产品呈现在我们眼前,而我们会去发掘其功能;技术工作者负责移动应用的搭建,而其成功取决于成千上万的研发者和设计者的奇思妙想。Google Glass,一个可穿戴技术领域里的新成员,令人惊奇并且充满挑战性的进入了公众的视野。

目前 Google Glass 还没有一个内容丰富的应用商店,但是其成功将取决于此。我们可以发挥充分的想象,去唤起那些曾经对无限和探索的向往,它究竟可以为我们带来什么?一个在耳边的音响,一个摄像头,语音指令和一个外围视线可见的屏幕。不要觉得戴上它你会很傻(因为当你次使用寻呼机,和 Skype 的时候同样觉着自己很愚蠢),尽情的发挥你的想象。它可能对运动很有帮助,你可以一边听着实况广播,一边看着自己的运动数据。或者是旅行的好帮手,它可以把你看到的听到的一切都翻译过来。砰~旧的工业体系崩塌,而 Google 为我们带来了全新的生活。

想想是微型电脑给我们的智能带来了生命。我们的的样式继承了老式的烛台式,一个符合人体工程学的样式。我们理应得到更好的! 我们都习惯于手表的样子,因为我们知道手表就该是那个样子。三星的 Galaxy Gear 和苹果的 iWatch 则很好地将可穿戴的健身设备,比如 FitBit ,与手表的样式结合。在微型电脑里加入感应器以及充满创造性的软件也意义重大。非侵入性的血液测试马上将成为现实,糖尿病患者将不再需要每天戳自己,那些需要监控体内胆固醇含量的患者也是一样。

简单的想象一下各种可能性:健康类应用可以监控佩戴者血液测试的结果,并且当他们进入餐馆时与餐馆数据同步,然后就可以为佩戴者推荐合理的低糖或者低胆固醇的食物。这会给我们带来意义深远的影响,但是我们也得准备好回答可能来到的质疑——谁可以接触这些数据,医疗保险公司是否可以共享这些数据。

据说毕加索曾说电脑一点用都没有,因为电脑只能给出答案。如果不是通过我们人类的灵感,如果不是知道哪些问题是我们必须解决的,我们无法创造出任何真正强大的东西。但是他还告诉他的情人兼艺术搭档弗朗索瓦丝•吉洛,他认为油画是魔法的一种形式,是他和这个陌生又充满敌意的世界沟通的桥梁。或许这也是我们看待技术的方式,发挥我们的想象力,相信无限的可能性。

本文标签: